巨人转身慢,百度大力下注人工智能也是无路可走
发表时间:2018-01-22 00:00

7月5日百度开发者大会后,百度市值涨至638.38亿美元,与京东拉开70多亿美元差距,保住了「BAT」战队位置。高举过头顶的人工智能大旗,为百度撑起了一块新的想象空间,而这也恰是挑战的终端。「科技界的规律就是这样的,一个技术从发明到技术成熟,就是3到5年,5到8年,这很正常。而一个技术成熟到商业成熟又是需要3到5年,5到8年,甚至长达10年这么一个历史周期。」林建辉清楚地知道,等待成熟的这段时间是最难熬的,「来自资金的压力,来自技术的压力,甚至来自于公众和员工对他自己信心的问题,这就是最难的事儿。」这位曾在被认为是PC互联网最辉煌时期,为百度效力超过5年的中高层领导,希望老东家能挺过这一关。

缓增的企业收入与AI领域高投入之间的矛盾已经开始显现。2013年初百度设立深度学习实验室,成为布局人工智能的标志,当年百度在研发上的投入就比上年增加了78.2%,升至41.07亿。仅两年时间,百度在研发上的支出已攀升至100亿元以上。而百度2016年的净利润却仅为上年的三分之一,116.32亿元。

百度从2016年进入营收增长洼地,第三季度时首次出现负增长,前三季度11-13的市盈率也成为历史最低,2005年到2015年的10年间,百度市盈率在18-954之间。

状态低迷的百度却又在此时遭遇了京东,在今年6月下旬的市值角逐中两次短兵相接。6月23日当天,市值跌收至615亿美元的百度仅以6亿美元的优势领先于京东。媒体人雷建平甚至备好了京东超越百度的稿子,只等结果。而此时「BAT」战队中的阿里巴巴和腾讯市值都早已突破3000亿美元,今年腾讯第一季度净利润144.76亿元,甚至高于百度2016年的全年净利润。

一面是京东的穷追不舍,一面又是被「AT」加速甩开的大段距离,赛道上的百度处境尴尬,看台上的唱衰之音此起彼伏。

转型是需要付出巨大代价的,李彦宏早就知道。除去被当做第一次转型的2001年9月正式对外提供搜索服务外,百度还分别在2013年和2015年经历过从PC互联网向移动互联网和互联网+的两次转型。

「所以付出了什么呢?两年当中净利润从53%降到29%,为了适应这种变化,原来百度单一的业务也变成三个独立的事业群组,移动还有新兴业务还有搜索业务,在布局线下,我一个多月之前也讲会为糯米投入两百亿……不仅仅是市场费用、运营费用的增加,在技术上也在不断加大投入,我们研发的费用增长一直是高于收入增长速度。」李彦宏曾在2015年举行的首届「互联网+零售」紫金峰会发表演讲,题目就叫做「转型的代价」。

而为应对转型中底层的技术革新,百度付出的代价又何止于此。

从开年到7月初,与百度打了10年交道的媒体人雷建平,在自己的自媒体平台发表的有关百度的稿子近70篇,除去不停放出的人工智能新动作和市值排位争夺外,便是百度内部的高层频繁调整。雷建平发现大公司的业务增长一停滞,内部冲突加剧,伴随的就是高层动荡。

李彦宏妻子马东敏在1月重回百度,任职董事长特别助理,负责投资、人力资源和市场公关。随后,前微软全球执行副总裁陆奇空降百度,担任集团总裁和首席运营官(COO),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向李彦宏直接汇报,成了被列入百度未来10年最重要的战略方向的人工智能的掌舵者,也被李彦宏视为「变革的关键一步」。3月,陆奇挂帅由自动驾驶事业部(L4)、智能汽车事业部(L3)和车联网业务(Car Life etc. )整合成立的智能驾驶事业群组(IDG)总经理。

但接下来两个月,百度高层平地起旋风。曾带领人工智能技术团队的首席科学家吴恩达和担任无人驾驶事业部总经理的高级副总裁王劲于3月宣布离职,曾任公司副总裁、百度糯米总经理的曾良因违纪被解职。四五月间,负责百度金融风控的同名副总裁王劲、百度外卖副总裁陈锦晖、百度百付宝公司总经理章政华及分管贴吧、百家号等业务的高级副总裁陆复斌纷纷出走。而首席财务官李昕晢和战略部副总裁金宇则转任百度资本合伙人。

AI像是百度押下的一场赌局,「转向AI呢,他就是想搞这种跨越式的发展了,其实风险是最大的。」曾为百度中高层的林建辉觉得迫使李彦宏下这么大注也是无路可走,「就是你已经错过了一个浪潮了,你只能在下一个浪潮去赌。你现在去追着人家做电商,追着人家做社交,追着人家做游戏,没戏了呀。」

而林建辉口中错过的浪潮,便是2012年前后兴起的移动互联网。昔日的PC霸主错失移动「入口」,当屹立潮头的机会逐渐远去时,百度的步伐开始变得慌乱。在移动端App分发平台和O2O市场已被瓜分殆尽时,百度在2013年7月以19亿美元收购91手机助手以及2015年将200亿砸向糯米强势入市。结果却是2014年底,多家手机厂商与百度手机助手的预装合作到期后并不积极续约;百度2015第三季度交易服务业务运营亏损58.8亿元,第四季度该业务则将运营利润率拉低了32 %。2015年入职的百度员工李岩连年终奖基数都没有拿到。到今年,百度一季度的财报中已经不再出现糯米和百度外卖的数据了,而8月,百度外卖将自己打包卖给了饿了么,成为昔日竞争对手旗下的全资子公司。

李彦宏也曾对媒体坦陈,因为自己对移动互联网的保守,导致错失良机,「因为我觉得网速很慢阿手机屏幕很小阿很贵啊上网,都是想这些不好的东西。」智能手机的普及加速改变了受众的行为习惯,百度被迫转型。「2013、2014年这两年,我天天都在想,我是不是真的完蛋了,我是不是就被移动互联网所淘汰了。」李彦宏并未掩饰被大潮落下后的恐慌。


分享到:

公司新闻
行业资讯


核心技术

深圳市龙华新民治街道布龙路1010号智慧谷创新园大楼3楼318
0755-21019636